欢迎访问沃兔健康网!
手机版

首页 > 母婴 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编辑:沃兔健康网 发布时间:2020-11-21 16:36:33 栏目:母婴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2015年1月24日的下午三点多,怀孕进入第40周的我开始了阵痛,比预产期提前4天。期盼也好,害怕也好,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。

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,所以怀孕进入最后一个月的时候,我和妈妈商量让她每天下午来和我做伴,以防出现什么情况眼前没有人。

我告诉妈妈自己开始阵痛了并告诉她已经算过频率了,大约25-30分钟一次。妈妈给爸爸打电话,因为车在爸爸那里。好在我们住的地方和爸爸那里离的不远。可是电话结束的时候,妈妈告诉我:车被老叔开走了。后来爸爸打过来电话通知车马上开回来,让我们坐好出发去医院的准备。然后又通知了我老公,让他直接去医院;通知之前定好的医院,那边的朋友说等着我们。

住院的大部分用品是提前准备好的,所以随时可以拎包出发。那个时刻我唯一比较后悔的就是早上和中午都没有好好吃饭。这样折腾下去,真心不知道下一顿饭什么时候能吃上。我倒不是一个吃货,只是怕自己的体力不足以支撑到生产结束。

我们到了医院和之前约的人见了面,就开始做检查和办理住院手续。所有的手续都不是我经手的,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过程。我只记得住进病房大概是五六点的样子,医生检查完说已经开了三指,阵痛也变成了10-15分钟一次,要准备马上进待产室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脑袋轰的一下子,觉得怎么也得九十点才去,我对病房还没有适应呢。

我穿着宽大的医院病号服,跟着护士等电梯,站在电梯跟前心里没着没落的,腹诽:难道不应该带个家属上去吗?难道下面所面临的一切都要我独自承担?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而此时对于别的孕妇忍无可忍的阵痛,对于痛点比较高的我来说,阵痛如同生理痛一样,来的时候有些痛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我走进待产室,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嗷嗷直叫趴在球上孕妇,心中略显惊呆,然后是三个躺在病床上的。我微笑看着屋里看上去很闲散的医生、护士们,因为精神紧张的时候我习惯特别官方的微笑面对眼前的陌生人,让人家觉得我很轻松、很淡定。我以为自己会被安排到空床位,结果1号床马上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,所以我就成了下一个1号床产妇。

有一句没一句的和2号床聊了两句,大概得知她开一指开了很久了,貌似超过24小时了。而我当时的检查已经开了五六指了。我心里总是觉得可能会比2号床更早生完,但是我听医生们聊天表达的意思却是我不会很快生,至少要比2号床晚。开始,我还觉得医生说的肯定不对,但是事实告诉我:生孩子我没有他们经验丰富。2号床疼的忍受不了,求着医生给她剖了,医生没正面拒绝她,然后就给她用了进口的催产针(据说都是家属同意的)。没有多久2号床就被专床推走了,后面的结果我就不知道了。

刚入院检查的时候,医生说我的胎位不正,话里话外建议我剖了。可是我坚持想自己生,医生看我如此坚持,就说先自己生个试试吧。后来我才明白,应该接受医生建议的,这样就不会受二茬罪。医生开始也让我趴球,可是以我当时体重情况,我觉得那是一项完全没法完成的任务,整个人和一个大球,感觉那小小地病床都折腾不开。我估计医生看我如此笨拙,怕我从床上滚下来,就给我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:推着一个半人高的有滚轮地架子在地上走。据说一方面可以矫正胎位,另一方面加快生产速度。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期间有个插曲。医生让家属给孕妇准备点巧克力类的食物补充体力,因为不能吃饭和多喝水。老公就让医生给我带进来一个小保温壶和一些费列罗拉斐尔,因为这是费列罗系列中我最喜欢地一种口味,朋友从机场特意给我买的大盒包装。结果医生放下水壶和拉斐尔之后跟我说:“让你老公给你买些巧克力,他给你拿些排糖干什么?!”我当时已经很难受了,却只能笑笑,又不能反驳医生什么。我要是个正常人,就算嘴上不说,心里早就万马奔腾了。可是当时我的脑子已经越来越不能正常思考了。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在溜达的过程中,阵痛越来越频繁,每次疼的时间越来长,而且一次比一次更痛,我终于体会到疼痛的最高级的时候,我以为自己会哭(因为我是一个爱哭鬼),但是已经欲哭无泪。我趴在架子上哼哼,医生觉得我影响了别的孕妇的情绪就对我说:“进来的时候不是笑的挺开心了吗?现在也要坚强。”

我想对她说我之前的轻松是装出来的,但是我最后却对她说的是“我现在的行为根本不受大脑控制”。

之前听说顺产的时候,产妇如果有想大便的感觉说明快生了。我站在地上跟医生说我想大便和小便,本来以为医生会让去卫生间或者跟我说马上就要生了之类的话,结果医生却告诉我让站在原地解决。我低头看看自己光着的双腿(到现在我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脱的裤子)、穿着袜子和拖鞋的双脚、还有就是脚下的地面。难受的感觉真心想就地解决,但是又很怕弄脏我的鞋子和袜子,所以最后决定还是忍着吧。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医生做了最后一轮检查,我被告知已经开了十指可以准备生产了,而此时我的感觉就是我已经疼的麻木了。到了产室,有一张很高的产床,大概到我腹部那么高,尾部有个高的台子。四周张望了一下,觉得会有人来扶我上床,结果医生进来对我:“上床!”

“我自己上去?”

“对啊!都是自己上去。”

看着产床,我觉得那是一个对于160cm身高将近200斤的我完成不了的任务,到现在我仍然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爬上去的。

躺在产床上,我脑子不知道怎么就闪现了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的名句。医生做好了准备,然后就有一个医生站在床侧凳子上摁我的肚子,我能看出来她很卖力气。过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了。我得到一个噩耗:由于医生只能抓住孩子的头和一边的耳朵,所以我不能顺产了,要去剖宫产。然后问我:“你还坚持顺吗?”


生孩子的过程,你还记得吗?

我弱弱的回了一句:“我还想再等等。”我不知道等在外边的我妈和老公已经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。

为了给下一个即将临产的产妇腾地儿,医生让我转到转移床上去。床推到产床边上,又跟我说:“挪过来。”

当时我已经大致了解了路数,也知道是让我自己挪过去,可是刚才折腾了一大顿再加上心里很害怕从床上掉下去,所以根本不敢挪。但是事实证明,这个世界果然是“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”。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毅力挪到了转移床上去的。就这样我被推到了楼道里,感觉像没人管了。医生们出来进去的好像在忙活刚才那个趴球的产妇。期间,我听医生们说我家里已经签字同意剖了,考虑到折腾这么久怕羊水浑浊对孩子有什么影响,在医生又一次询问的时候,我就同意剖了。

不知道我是累晕了,还是已经被打了麻药,再推去手术室的过程中,路过了妈妈和老公等着我的楼道,他们好像也和我说话了,只是我自己意识不清,记不得他们说了什么。

手术室好像很大,貌似还挺干净。麻药劲儿刚上来的时候,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,但是已经没有痛感了。我知道医生在我身上涂酒精,用刀子划开我的肉,有人用力往上推我的肚子,有人用力从我的腹腔里往外拽东西。虽然不疼,但是太难受了,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拽出来了。依稀记得自己在手术室里大喊大叫,还想我可能是少有的几个在手术室里大喊大叫的病人。

失去了一阵意识后又醒来,在午夜12点26分的时候我听到了远远的哭声。根本就没有医生抱着孩子让我亲亲的场面,听到医生说是个女孩,心想:原来是个女孩,跟我猜测的不一样呢?然后就失去了意识。(之前一直以为我女儿的生日会是24日,结果就这样变成了25日,虽然与我、我爸不在同一个月,但是日期相同。我爸12月25日,我11月25日,女儿1月25日。)

等我再略微有一些意识的时候就是被推回病房的时候,大约在12-24小时的时间里,我几度想睁开眼看看我女儿,但是眼皮好像都不听我的安排。可是我知道都大概发生了什么,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我老公坐在那里整整一宿全程盯着孩子看。

大概在25日傍晚时候,我的意识终于清醒了,全身的器官也听自己指挥了,我让我妈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瞧瞧,这是我和我女儿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。即使之前有心理建设,知道刚出生的小孩儿没有几个漂亮的,但是我依然认为我的女儿丑出了我的心里预期。不过看着手指、脚趾分明的女儿,我心里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,至少是个健全的宝宝。

之所以现在写下以上这些内容,一是因为长久以来就想写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时间,二是怕时间越来越久远我的记忆会越来越模糊,最后可能忘掉了重要情节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健康常识
食谱
娱乐八卦
情感两性
Top